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涿鹿 > 正文

搜鹿人物|侯玉文:桑干河畔最后的“泥猴子”

添加:sl003   2019/9/21 16:59:51   长城网   点击:1505

  用匠心坚守延续千年“泥巴变黄金”史

  搜鹿网讯(长城网记者郑世繁 通讯员温婧 郭颖晖)“三人共一心,泥巴变成金,可如今,这三个人快凑不齐了!”涿鹿县武家沟镇东窑沟村侯氏手陶的第八代传人侯玉文,指着装饰在村民院落墙体的手工大缸,对记者道出了心中的惋惜。

  陶器是石器时代向农耕时代过渡产物,在桑干河流域有着远古的历史,泥河湾于家沟地层出土了距今11700年旧石器时代晚期的陶片。

东窑沟村窑神庙。记者 郑世繁摄

东窑沟遗留的传统华北直焰窑。记者 郑世繁摄

  陶艺是涿鹿悠久的文化之一。据《墨子·尚贤》载“昔者舜耕于历山,陶于河濒,渔于㶟泽”。㶟水据考证是桑干河。(注:“㶟”为“左边三点水,右为上边三个田下边一个糸,读lei)而在桑干河于家沟下游的东窑沟村,就出土了夹蚌红陶片,证实了约4000-5000年前这里就有了制陶历史。据地方志记载,“汉代,上谷太守景丹为在本郡建窑制陶,亲率部下出寻,发现此地土质粘润筋骨,便命人在此驻扎,建窑烧陶,遂成村落”。金元时形成规模,极盛于明清,当时家家制陶,手工作坊有一百多家,古窑一百多座,运送产品的骡马几千匹。人们用制陶、贩陶所得买房置地,富甲一方。村里现在还保存明清遗风,古建筑比比皆是,保存较完整的有古陶窑、侯家老院、赫家大院、“石猴铺”、窑神庙、古水井等景观;村里侯姓占百分之六七十,被人戏称“泥猴子”。

东窑沟古街一角。记者 郑世繁摄

  “两山夹一河,傍河而存的东窑沟村,总面积3000亩,我们村人口最多时达到1600人,虽然现在不足1000人,但人均只有几分耕地,世代的村民只能种些大田谷子、玉米和土豆,显然是靠种田养活不了这方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村里还有六成人口从事制陶业。”出生于东窑沟村的地方民俗学者侯弟江介绍说。

  东窑沟的大宗产品为大小缸、大小盆、大小坛罐和碗盏,由单色釉发展成多色釉,一千余年延续不断。这里也出过不少的制陶名匠,侯弟江记得小时候家里还存有一个制作精美的陶制鼻烟壶,他还介绍到,祖上手艺高的师傅还能烧制小狮子、老虎等动物造型的陶制品。

  上个世纪以来,因受生产力等多种因素限制,东窑沟村陶器主要以腌菜缸、水缸、米面瓮、捶糕盆等生活用品为主,也生产小便器、花盆等其它用品,进入九十年代,随着金属、塑料制品的普及与替代,陶制品逐步退出了历史舞台,全村鼎盛时期有烧制窑50多座,到现在只留下10座,也全部废弃,成为东窑沟辉煌的制陶历史的印证。

侯玉文和父亲侯印春。记者 郑世繁摄

  现年61岁、土生土长的侯玉文,从19岁高中毕业后就随父亲干起了“玩泥巴”的活,从采料、制泥、制坯、晾晒、装烧,到当了11年的制陶厂厂长,生产、管理样样是全能手。

  “煤炭、河水、陶土是上天赐给我们的,可别小看这泥巴活,看上去粗,实则细,没有悟性和力气,立不起,盘不圆;装不了,烧不好。”侯玉文父亲侯印春介绍到。

  “从泥到陶有七道大工序,任何一道偷懒,下道就事倍功半。就说陶土采选到成泥也有十几道的工序,用水沉淀泥土时,需一遍又一遍地洗,洗出后沉淀成泥浆,再捣泥,越捣越劲道,制出的陶品才不裂。”侯玉文介绍说。

  东窑沟制陶从古到今没有文字记载,全靠一代一代人的口传和揣摩,通过不断交流融合、传承发展,形成一套独特的手工技艺。

  练就一身全能手艺的,全村寥寥无几。就连村里公认的上一辈手艺人、侯玉文的父亲侯印春打心眼里也佩服儿子。制坯是制陶工艺中技术要求最高的,做不好、做不规整,下道工序就成残次品。通常三人一组,一位师傅配两个小工,共同完成作业。制坯之前,还需练泥。小工根据工件大小从备好的泥垛上切下大小合适的小块,放到平台上,反复折压搓动,像食堂大师傅和面一样揉制加工成胳膊粗细的泥条。

  “制坯中全靠十个手指和眼力,不辅以其它工具,要把泥精确放在陶轮中心,随着陶轮旋转,先扒成圆钵,后拉成筒状,再经过撑肚、立膀、挽沿等,两三分钟便成型。两个小工配合把软颤颤的湿坯轻轻一搬,放在专用托子上。多数一次成型,大件如台缸,则先铺底,半干后需分二、三次续接完成。”侯玉文说。

  而在侯玉文的手中,小件的盘、碗几乎可以做到两个大小一样的规格,全靠眼力。

  “一窑看成败。解放前,村里曾有几次因烧窑报废,窑主破产,硬拉着师傅跳河寻死的惨剧。”侯印春回忆到。他还坦诚告诉记者,他最擅长装烧,但他也烧过一次残窑,成品率只有50%多。

  在侯印春的眼中,儿子侯玉文装烧手艺也比他强,窑均烧成成品率达到94%,屡创村里最好记录。

  装窑是重体力活,侯玉文过去常担360斤的两个大缸制坯,因为传统华北直焰窑装窑时是上下两个对扣,中间再对扣放置小一号的缸,一套三到四只,每窑装大小不一的130多套,工作量特别大。特别是装窑,要尽量做到平稳、紧凑,整体向中间倾斜靠拢,保证受热均匀;开烧后,制坯先外后内受热,外面受热变软,极易下沉、前倾。装窑稍有偏离,便功亏一篑。装窑中,侯玉文的腰椎给压坏了,但他治疗好后又干开了。

  烧窑一般连烧六七天,7个人轮流值守,像侯玉文这样的老师傅每天最多睡一、二个小时,看火候、观坯色,稍有变化,就得研究加减火力。七天吃喝拉撒全在窑上,直到停火。

  “现在日用陶没市场了,我成了最后一代的手工制陶人,如果不创新难以传承下去!”侯玉文感叹地说。

大缸装饰民宿墙体。记者 郑世繁摄

  “陶器作为远古人类的泥与火的杰作,揭开了人类利用自然、改造自然、与自然做斗争的新的一页,成为人类生产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东窑沟制陶是民间制陶业的活化石,它的发展史就是远古以来人们生产生活的进步史,今天,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生产生活用品已经十分丰富,制陶这种较为原始的手工艺生产及其产品已经被市场边缘化,为了使这种活着的生产历史继续发展和传承下去,使其不在历史中消失,保护已经刻不容缓。”原涿鹿县委组织部副部长、涿鹿县地方志编撰委员会成员谷新声说。

陶艺装饰村街巷尾。记者 郑世繁摄

陶艺装饰村街巷尾。记者 郑世繁摄

  为保护传承这一传统产业,2014年,涿鹿县将“东窑沟制陶”列为县级十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并积极争取申报省、市级非遗项目,东窑沟村被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授予“民俗文化村”。2016年,东窑沟被列入美丽乡村建设重点村、精品村,精心打造陶艺小镇,建起陶艺学校,修建了博物馆、陶源公园,恢复古陶一条街;引资建起了陶艺馆、陶艺民宿,修缮了窑神庙,还将10座古窑列为保护对象,完整地保护和恢复东窑沟制陶历史遗存。

东窑沟村陶艺民宿。记者 郑世繁摄

东窑沟村石猴铺。记者 郑世繁摄

  2018年,侯玉文被聘为陶艺学校的专职老师,每月拿上了2000元的固定收入,专心研发适用于市场需求、推广的陶艺产品,现已开发出了生活用品、工艺装饰、布展创意、旅游纪念等4大类100多个品种的产品,侯玉文也告别了火烧窑的历史,用上了电烤炉;陶艺学校面向社会开放,举办多层次的陶艺研讨活动;开展公众体验制陶活动,每逢节假日,前来参观、制陶的青少年日均超过300人。

瓦窑改建的展览室

村博物馆馆藏。记者 郑世繁摄

  采访结束时,侯玉文欣喜地告诉记者,今年3月份,有人拜他为师,说这人悟性还不错。他表示,会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让更多的年轻人爱上陶艺、传承陶艺。

 

搜鹿资讯采编团队期待你的闪亮加盟!QQ群:102062709

 

>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资讯搜索

关键字:   
本站部分信息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网站部分内容源自网友及商家,对相关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任何责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信息推广 | 付款方式 | 与搜鹿网对话
 涿鹿搜鹿互联网信息科技传播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地址:涿鹿县涿鹿镇人民北街西侧49号
Copyright © 2007-2019 http://Soulu365.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mailto:soulu@soulu365.com 联系电话:13171653365 15530386365 15612362365 17701301361 冀ICP备130172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