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搜鹿文艺 >> 正文
追梦人(微电影剧本)
   我要留言  查看留言 
作者:广木   发布时间:2018-04-01 17:06:00 点击:322

追 梦 人


(微电影剧本)


广 木


【故事梗概】本世纪初,一个酷爱文艺演唱的青年闫祥,从坝上来到涿鹿打工,与同一建筑工地会拉二胡的工友姚平、会吹笛子的工友邓海相遇。尽管打工吃不好、住不好,非常劳累,但他们常常利用工闲时间聚在一起,吹拉演唱自得其乐,很受工友们欢迎。一次在卡拉OK演唱时偶遇爱唱二人台的刘秀芳,后又在吉祥酒楼结识了爱唱晋剧的老板娘张建华。共同的爱好将他们联系在一起,组建了个“金五福业余文艺演唱队”,在建筑工地、彩色周末、店铺开业、婚姻庆典等不同场合进行表演。十几年的时光过去了,闫祥和刘秀芳喜结良缘。2015年,他们听说涿鹿县过去曾流行过秧歌角剧目,县文广新局正将此作为“非遗”项目传承演唱,便主动参与此项活动,将“金五福业余文艺演唱队”归属于“涿鹿秧歌角剧团”,并吸纳了一批文艺爱好者参加。闫祥既当导演又当演员,与刘秀芳表演的传统秧歌角剧《焊匠缘》深受观众好评;由他导演,张建华和刘秀芳主演的《考验》获省第十届戏剧节奖。涿鹿秧歌角剧团经常下乡演出,深得观众好评。以闫祥为代表的一伙年轻人,凭着坚韧不拔的毅力和永不服输的精神,终于圆了自己的梦。

主要人物:
闫祥:男,38岁,原打工者,现涿鹿秧歌角剧团导演
姚平:男,37岁,原打工者,现涿鹿秧歌角剧团琴师
邓海:男,37岁,原打工者,现涿鹿秧歌角剧团鼓师
张建华:女,42岁,原吉祥酒楼老板娘,现涿鹿秧歌角剧团演员
刘秀芳:女,35岁,原吉祥酒楼服务员,现涿鹿秧歌角剧团演员
次要人物:
工长、秀芳妈、工友、涿鹿秧歌角剧团演职人员等

序幕:山间公路 白天
(巍巍群山,沟谷纵横。一条盘山公路,蜿蜒纵深。一辆标有“涿鹿秧歌角剧团下乡演出”的简易舞台车行驶在盘山公路上。)
推出片名:追梦人
 
01、县城外景 傍晚
(时光倒回到本世纪初。)
(夕阳下,涿鹿县城旧貌:古老的院落纵横交错,炊烟缭绕;狭窄的街道人来车往,十分拥挤。鼓楼在夕阳照耀下,显得更加金碧辉煌、古朴典雅。远远望去,几处建筑工地,塔吊慢慢旋转……)

02、某建筑工地工棚外 晚上
(吃罢晚饭,工友们聚在一起,有的打麻将,有的玩扑克,有的下象棋,有的喝高了酒胡吹滥侃,有的围在一旁观看起哄,吆五喝六,一片混乱……)
(某工友甲、乙二人因打麻将诈和争吵了起来,粗话脏话不断,俞吵愈烈,动起手来,相互撕扯在一起,工友们煽风点火,呼喊喝彩……)
(工长从工棚跑出来喝止,将二人拉开……)

03、某建筑工地 上午
(建筑工地一派繁忙景象。)
闫祥:(头戴安全帽,手推小车,嘴里唱着)哥哥呀你走西口,小妹妹我实在难留,手拉着那哥哥的手,送哥送到大门口……
(歌声引得工友们刮目相看)
姚平:闫哥,唱得不赖啊!(边搬砖)真没想到咱这打工队伍中还有这人才呀!
邓海:(边铲水泥)是啊,正宗的坝上二人台口味!
姚平:闫祥哥老家就是坝上的嘛!要不要老弟给你二胡伴奏啊?
邓海:姚平,你会拉二胡?”(似乎不相信地)你会拉二胡,我还会吹笛子咧!
姚平:邓海,你甭门缝里瞧人——把人看扁了。(撇了撇嘴)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在乡里过“六一”演节目,我的二胡独奏《赛马》就得过一等奖哩!
邓海:咳,那有啥了不起的!”(不甘示弱地)那一年我二年级,在县里举行的中小幼文艺汇演中,我的笛子独奏《牧羊曲》把教育局长都给震撼了,还和我拍照留念呢!
闫祥:(兴奋地)好啊,你二人一个会拉二胡,一个会吹笛子,等晚上咱仨人搁套搁套!
姚平:(叹了口气)只可惜我的二胡在家里没带来!
邓海:我也是,光想着咱是来打工出苦力的,带笛子也没用。
工长:哈哈,没带来怕啥?今儿中午我带你们去买!
姚平:好啊!可……可没开资,我也没钱买呀!
邓海:谁说不是呢?
工长:钱,你们甭操心,我给拿。
姚平、邓海:啥?你给拿?
工长:(兴致勃勃地)你们要能搁套好,晚饭后给工友们来上几段,乐呵乐呵,省得大伙儿无事生非,我不也就歇心了嘛,哈哈!

04、某建筑工地工棚外 晚上
(姚平坐在一摞砖块上拉着二胡,邓海站在一旁吹着笛子,闫祥唱着二人台《走西口》,一人二角,既唱男声又唱女声,男声音色洪厚响亮,女声音色甜美细腻,引得往天打麻将、玩扑克、下象棋的工友们,纷纷围拢过来。一段唱完,鼓掌声、喝彩声、呼哨声不断……)
(有一工友喊道:来一首流行歌唱唱,大伙儿说好不好啊?“好——”大家鼓起掌来。)
闫祥:(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好吧,那咱就唱一首今年最流行的歌《东北人都是活雷锋》。
工长:(从人圈里钻出来,长吁了口气)这回可好了,这几个人搁套好了,每天娱乐娱乐,能少好多麻烦啊!

05、某建筑工地工棚内 夜间
(工棚内,工友们鼾声如雷,闫祥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姚平:(爬起来)闫哥,想什么呢?天都快亮了还不睡?
闫祥:你不也没睡吗?(坐了起来)唱了半夜,大脑兴奋得睡不着啊!真没想到,咱们的演唱这么受欢迎啊!
姚平:是啊,工长也真够意思,拣古郡文化用品商店最贵的二胡给买的,挺好用的。
邓海:我那笛子也不赖。(悄悄地凑了过来)要不咱们能搁套得那么好?
闫祥:咱们也可以说是‘高山流水遇知音’了。咱们有空得好好练练,好好为工友们展示展示,也不负工长的一片苦心啊!
姚平:咱们一演唱,那些打麻将的、玩扑克的、下象棋的都不玩了,给工长省了不少心啊,听说以前因为赌钱打架还差点儿出了人命呐!
邓海:这么说,咱们也算是做了好事一件啊,我怎么感觉就像是做梦呢?
闫祥:咱新世纪的年轻人是该有自己的梦,并且要争取梦想成真!
姚平:城里正流行卡拉OK,咱们抽空也去开开眼,借机会练习练习。
邓海:好啊,咱明天就去。
闫祥:行了,不早了,都过上明天了,咱还要干活哩!先睡吧!
(三人各自回铺位躺下。)
(野外传来一声声蟋蟀鸣叫声……)

06、县城街头 晚上
(县城某街头正在进行卡拉OK演唱,闫祥、姚平、邓海等几个工友挤在人群中观看。)
(一位留着披肩长发的年轻女子正在唱《青藏高原》,唱到最后拔高的调子,怎么也挑不上去。闫祥不由自主地亮开嗓门接着挑了上去。大家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闫祥这里,接着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女子:(放下话筒,跑过来一把拉住闫祥的手)这位大哥好高的嗓门啊,来,咱俩合唱一段好吗?
闫祥:我……我……(没带钱,又不好意思明说。)
女子:(似乎看出了闫祥的心思)不用你掏钱。我请客,咱俩唱。来吧!
(观众们也不约而同地鼓着掌,呼喊着:“来吧!来吧!……”姚平、邓海几个工友也推着闫祥上去,闫祥只好红着脸上去了。)
闫祥:(接过话筒)本人其实流行歌唱不好。
女子:那你唱什么最拿手?(好奇地)听你这口音像是坝上的,是不是唱二人台最拿手?
闫祥:差不多吧!
女子:好啊!我也爱唱二人台,咱俩来段《五哥放羊》咋样?
闫祥:可以啊!
(二人配合演唱了《五哥放羊》、《走西口》等二人台,观众们鼓掌、喝彩声一浪高过一浪……)

07、城外小树林 清晨
(城外小树林,枝繁叶茂,鲜花盛开。)
(闫祥在练嗓子,拔高音。)
(姚平坐在块石头上拉二胡。)
(邓海在棵树下吹笛子。)
(远处有晨练的人们……)

08、城内一大杂院 傍晚
   (初冬,天气变冷,满目萧条。)
(这是一个满眼破旧的小四合院。院子里住着好几家人家,大都是租房客。)
(西屋门敞开着,闫祥正在生炉子,风顶着炉筒子一股浓烟冒出来,呛得他咳嗽着跑出屋子。)
女子:(从院门进来惊喜地)哎,你怎么在这里?自从那次卡拉OK后,一直没见到你……
闫祥:我刚在这租的房。你来这里是……
女子:呵呵,这里是我家呀!这院子的房,包括你租的房,都是我家的。
闫祥:哦,这么说,你还是我房东啦?
女子:咋啦,你不信?(着正房)妈——妈——
一位50多岁的妇女从正房出来:干啥呀,秀芳!
秀芳:妈,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曾经和我一块儿唱卡拉OK的那位,叫……
闫祥:哦,我叫闫祥。
秀芳妈:噢,小闫,听秀芳说你挺会唱的?
闫祥:唱不好,瞎咧咧呗!
秀芳:拉着胡子过河,还牵须(谦虚)哩!噢,你叫闫祥,比我大吧?
闫祥:我虚岁二十三。
秀芳:大我三岁,我就叫你祥哥好吗?
秀芳:好啊,那我叫你……
秀芳:我叫刘秀芳,你就叫我芳妹吧!
闫祥:那……我还是叫你秀芳吧!
秀芳:也好!(转头对她妈)妈,我跟祥哥也算熟人了,就甭收他房租了。
闫祥:那可不行!人熟归人熟,房租归房租,两码事嘛!
秀芳妈:小闫,已经交了冬仨月的房租了。要不……再退回去?
秀芳:退回去!
闫祥:租房,不交房租算啥事?要退,我就搬出去,再找地方……
秀芳:轩辕路要向东延伸,这个院的房子很快就要拆了,就是住,也住不了多长时间了,还再找啥地方呀?祥哥要不让退房租,咱就用这钱买个VCD,等咱们练歌,你看好吗?
闫祥:也好!我还想着买个录音机练习呢,要有个VCD 就更好啦!
秀芳:祥哥,这回天气冷了,快上冻了,你们建筑工地不能干活了,你咋没回去啊?
闫祥:本县的几个哥们,刚领上工资,打算今儿个晚上大伙儿吃顿饭,明儿个就回去了。我离家太远,再说回坝上天气更冷,回去也是闲着,还不如在这里有人们装修房子的,或者其它什么活找个干的,也好多挣俩钱哩!
秀芳:也对,那你们打算去哪里聚餐呀?
闫祥:还没定呐!
秀芳:去我们吉祥酒楼吧,经济实惠。
闫祥:咋,你们还开了个酒楼呢?
秀芳:不是,我是在那打工当服务员呢。这不,刚回来取点东西,正好碰到你,我还得去上班呢,我给老板娘打个招呼,保你们花钱不多,吃好喝好!
闫祥:好,咱就定那里,回头我给哥几个打个招呼。
秀芳:祥哥,我们酒店老板娘叫张建华,以前在过县晋剧团,晋剧唱的挺不错的。
闫祥:噢,那好啊!待会儿你介绍认识认识。
秀芳:那还不好说?

09、吉祥酒楼 晚上
(吉祥酒楼大厅内,座无虚席,一派生意兴隆景象。)
(闫祥、姚平、邓海,以及工长和几个工友,正在推杯换盏……)
秀芳:(领着位长相俊美、身材姣好的女子走来,面对闫祥说:“祥哥,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老板娘建华大姐!)
建华:欢迎各位光临!我叫张建华,听秀芳说起过,你唱得挺好啊!
闫祥:过奖了!只是爱唱罢了。听秀芳说,建华大姐在过县晋剧团?
建华:嗯,没在几年,剧团便拆散了。来,借此机会,我敬各位杯酒吧!秀芳,取酒和杯子,咱一块儿来一杯!
(秀芳立马取过瓶“金六福”酒和两只酒杯,给各位斟满酒。)
建华:欢迎大家光临!咱们共同干一杯!(与大家碰杯)我这人爱热闹,待会儿各位好好展示展示。(干杯)
闫祥:好啊,我们今儿个也有备而来。姚平跟邓海把二胡和笛子也带来了。
建华:呵呵,他们带来了乐器,你带来了嗓子,咱就一展歌喉来上一段,给大家助助兴咋样?
酒楼食客们:好!(不约而同地鼓起掌来。)
闫祥:那就献丑了!秀芳,咱俩来段二人台《打樱桃》好吗?
(秀芳看了看建华)
建华:(点了点头)去吧,秀芳,好好展示展示。
秀芳:祥哥,来吧!
(闫祥、姚平、邓海离座,秀芳领着走向吧台,准备表演。食客们停止吃喝,瞩目以待。)
(姚平、邓海伴奏,闫祥和秀芳表演二人台《打樱桃》。食客们喝彩声不断……)
(二人台表演完毕。)
闫祥:请老板娘来段晋剧好不好?
众人:好!
(在大家的掌声中,建华打开录音机,装上磁带)
建华:(清了清嗓子)我就唱一段晋剧《打金枝》中的《劝宫》吧。(唱)在宫苑我领了万岁的旨意,上前去劝一劝驸马爱婿……
(建华唱完《劝宫》,闫祥也唱了段《绑子上殿》,大家掌声不断……)
秀芳:想不到祥哥的晋剧也唱得这么好啊!
闫祥:我是啥也想唱,啥也不唱不好啊!
建华:呵呵,不错啊,总算找到知音了。以后咱五个人经常练练,省得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
闫祥:姚平、邓海,你俩大冬天的回家去也没得干,要不都甭回去了。咱能找个室内活干就干,没活干咱就练习演唱,咋样?
姚平、邓海:(互看一眼,同时点头)好啊!
秀芳:都去我家,免费提供住处!
建华:我这免费提供卡拉OK,有空咱就乐呵乐呵。
工长:(站起来)你们好好练习,明年到咱建筑工地好好为工友们演一演!
闫祥:要不,干脆咱就成立个业余演唱队,好好为人民大众服务好不好?
众人:好啊!
闫祥:那咱叫个啥名呢?大家想一想。
建华:来,咱各归各位,再喝杯酒,慢慢琢磨。(说罢,拿起“金六福”酒瓶倒酒。)
闫祥:(望着酒瓶,突然眼睛一亮)咱喝的是“金六福”酒,咱演唱队目前是五个人,就叫个“金五福”业余文艺演唱队好不好啊?
众人:好——!(鼓掌。)
建华:我提议,就让闫祥当这个演唱队队长,大家同意不同意?
众人:同意!(鼓掌。)
闫祥:什么队长不队长的无所谓,总得有个人承揽这个事。既然大家看得起我,我就尽力而为吧!我有个想法:姚平、邓海,你俩也甭光是拉二胡、吹笛子,其它乐器也得好好练练。建华大姐、秀芳和我,咱们仨也不光是唱拿手的二人台、晋剧,流行歌也都要练。争取咱们五个人拉出谁来都是响当当的!
众人:好啊!
闫祥:来,为咱“金五福业余文艺演唱队”即将成立,大家共同先干一杯!
众人:干杯!(大家举杯,碰杯。)

10、秀芳家租房内 晚上
(闫祥、秀芳在用新买的VCD播放歌曲,跟着练唱……)
(姚平、邓海在拉二胡、吹笛子……)

11、城建工地 白天
(几台钩机在拆除旧城平房……)
(几台推土机在新开道路……)
(几架塔吊在缓慢运转……)
(一幢幢新大楼拔地而起……)
(整个涿鹿城处于一派繁忙景象……)

12、城外小树林 清晨
(春暖花开季节,闫祥在练嗓子,姚平在练拉大弦、邓海在练打板……)

13、城外小树林 清晨
(秋风扫落叶的季节,闫祥在练嗓子,姚平在练拉大弦、邓海在练打板……)

14、吉祥酒楼 晚上
(建华、秀芳在卡拉OK伴奏下练歌……)

15、某建筑工地 晚上
(在“金五福业余文艺演唱”横幅下,闫祥、秀芳、建华、姚平、邓海正在表演节目,工友们发出一阵阵的喝彩声……)
(以上10——15镜头略有不同,几番交替出现,并展示“金五福业余文艺演唱队”在彩色周末、店铺开业、婚姻庆典等各个不同场合的表演镜头……时光回到2015年。)

16、县城外景 白天
(涿鹿县城旧貌换新颜:高楼林立,街道宽畅,公园鸟语花香……)

17、县城外景 夜间
(涿鹿县城夜景更加迷人,高楼、街道、公园,霓虹灯、彩灯交相辉映,火树银花不夜天……)

18、轩辕东城小区 傍晚
(轩辕东城小区刘秀芳家楼客厅内。茶几上摆着苹果、葡萄、香蕉等水果。秀芳在沏茶……)
姚平:(端详着客厅的字画条幅)不错啊,文化氛围挺浓嘛!这回迁新楼我还是第一次来。
邓海:可不是么,闫哥和秀芳结婚有五六年了吧?
秀芳妈:(从卧室出来接过话茬)五年喽!咱们县城“三年大变样”变化可真快呀!拆了我那处大杂院,一分钱也没贴,换成了这栋新楼,呵呵,你看看多明亮啊!小闫跟秀芳就是搬进新楼那年结的婚。这时光过得可真快啊,一转眼外孙都上幼儿园啦!来,快都坐下,喝口水,要么吃水果,甭客气啊,跟在自个儿家一样。
建华:姨,我们是不会客气的。闫祥、秀芳,你们结婚、乔迁庆典,都是在我们酒楼举行的,今天可是来你们家里了呀?
闫祥:建华大姐不必多言,今儿个叫大伙儿来家里开个小会,我们可是早有准备哦!
秀芳:大伙儿坐下先商量正事,待会儿咱来个一醉方休如何?
姚平:好啊!嫂夫人得好好展示展示你的拿手厨艺喽?
秀芳:就你贫嘴!待会儿得好好灌灌你,叫你找不到北!
姚平:正合吾意也!
邓海:闫哥,有啥正经事快说吧!
闫祥:近几年,咱们县在挖掘、抢救、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可喜的成绩——涿鹿秧歌角剧目的传承就是其中的一项。
建华:就是最初起源于咱们县清宁堡村姓孟的一家娶媳妇闹洞房的唱段对吧?
闫祥:对,后来这一娱乐形式渐渐走入了田间街巷演唱,直至搬上了舞台,成为新兴的民间剧种——涿鹿秧歌角,也叫布衫戏,听说在元末明初就已经流行了,距今已经有五六百年历史了。
姚平:如今咱们县不是还成立了秧歌角剧团吗?
闫祥:是啊,最近还成立了秧歌角研究会,我也参加了会议。文广新局、秧歌角剧团、秧歌角研究会领导,都找我协商了这项工作,由我当导演,以咱们“金五福业余文艺演唱队”为主,再吸纳一些爱好文艺演唱的人员参加,专门演唱秧歌角剧。目前就是资金缺乏,基本属于无偿服务……
邓海:不给钱啊?当今这社会没有钱可不好办事吧?
姚平:对啊,排练节目总得给个误工补贴吧?
建华:你怎么跟领导们说的?
闫祥:我已经答应了,并且可以说是主动要求承担这项工作的。
姚平:你既然答应了,还商量个啥?
邓海:还是什么,主动请战啊?
建华:我觉得咱队长做得对。传承秧歌角剧目是咱们县的大事,咱“金五福”有这个实力,就应该主动承担起来。
闫祥:咱可不能只看到钱啊!当年咱们在建筑工地给工友们演唱谁给过钱,咱不是照样每天都积极地表演吗?
姚平:那倒也是。
邓海:咱不是爱好嘛!
闫祥:既然爱好,就应该去追求更高的境界,去实现人生更加美好的梦想!
姚平:其实,我说的意思是咱“金五福”好说,要再吸纳新人,恐怕人家会争什么待遇的。
邓海:我也是这个意思。
建华:只要咱们齐心协力,有这种乐于奉献的精神,我相信其他文艺爱好者也会这样做的。每年夏季夜晚在东环公园和县城街头,义务演唱的演员就是很好的例证。
闫祥:既然大家都同意承担起涿鹿秧歌角剧目的传承工作,从今天起,咱“金五福业余文艺演唱队”就归属于“涿鹿秧歌角剧团了”。
众人:好!(鼓掌。)
闫祥:经市文广新局推荐,我县已聘请了刘宝庆老先生专门为涿鹿秧歌角设计音乐,县秧歌角研究会还专门成立了剧作委员会,主任由广木老师担任。仅仅一个多月的时间,广木老师就创作出了《考验》、《背河》、《心愿》、《一家人》等剧本。县文广新局决定先排练传统秧歌角剧《焊匠缘》和当代秧歌角剧《农民文化站》,然后排练《考验》,准备参加省第十届戏剧节呢!
建华:那《焊匠缘》都由谁出演呢?
闫祥:我和秀芳先出演《焊匠缘》;《农民文化站》用得人多,咱新旧人一块儿上;然后,你和秀芳出演广木老师新创作的秧歌角剧《考验》,你扮演婆婆,秀芳扮演儿媳——大家看怎么样?
建华:行,我就怕唱惯了晋剧,对秧歌角的调子把握不好。
闫祥:俗话说:“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嘛!我相信你肯定行!姚平和邓海这几年常用的乐器也都已经得心应手了,姚平为琴师,邓海为鼓师,再加上志愿者服务队的刘老师、梅老师等人,乐队更没问题了。咱们的梦想很快就要成为现实了!

18、县影剧院 白天
(涿鹿秧歌角剧《焊匠缘》、《农民文化站》、《考验》正在表演……)

19、某村传统老戏台 夜晚
(涿鹿秧歌角剧《焊匠缘》、《农民文化站》、《考验》正在表演……)

尾声:山间公路 白天
(一辆标有“涿鹿秧歌角剧团下乡演出”的简易舞台车行驶在盘山公路上。与开头呼应。)
闫祥:我们的秧歌角剧《考验》在省第十届戏剧节中获奖了!我们的梦想实现了!
全体演职人员高喊:我们的梦想实现了!
(大山深处传来了回声:实——现——了——)


——剧终

上篇文章:夫妻观灯(涿鹿秧歌角剧)
下篇文章:善举救命(微电影剧本)
查看留言
用户留言
> 本周热点作品
> 近期热点作品
 站内搜索
本站部分信息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网站部分内容源自网友及商家,对相关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任何责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信息推广 | 付款方式 | 与搜鹿网对话
 涿鹿搜鹿互联网信息科技传播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地址:涿鹿县涿鹿镇人民北街西侧49号
Copyright © 2007-2018 http://Soulu365.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mailto:soulu@soulu365.com 联系电话:13171653365 15530386365 15612362365 17701301361 冀ICP备130172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