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搜鹿文艺 >> 正文
不该瞒(涿鹿秧歌角剧)
   我要留言  查看留言 
作者:广木   发布时间:2018/11/18 17:43:12 点击:261

不 该 瞒

(涿鹿秧歌角剧)

编剧:广木



【剧情简介】许洁出身干部家庭,住在城市,找对象父母陪嫁楼房、轿车,但前提条件男朋友必须是独身一人。程信出身贫困山区,从小丧母,是父亲含辛茹苦把他养大,并勒紧裤带供他上了大学。程信和许洁成婚,隐瞒了他有父亲的实际情况,直到儿子上了幼儿园。一天,程父觉得病情加重,唯恐临终前见不上孙子的面,便找上儿子门去看孙子,结果儿子不敢相认,称他为大爷……

时间:当代
地点:北方某城市
人物:程信——30多岁,许洁丈夫
许洁——30多岁,程信妻子
修远——5岁,程信、许洁儿子
程父——60多岁,农民

【布景:客厅内,设有沙发、茶几等物,旁有侧门。
【幕启:在欢快悠扬的音乐声中,许洁指导着儿子画画……
许洁 (唱)太平盛世好光景,
夫妻和美笑声浓,
儿子聪明又可爱,
一家三口乐融融。
【程信下班手提一条鲜鱼开门进家。
程信 我回来了!
许洁 你买鱼了?
程信 同事送的。
许洁 人缘还不错哦!
程信 那是!
修远 耶——爸爸做红烧鱼吧!
程信 好啊,儿子,待会儿瞧瞧爸爸的手艺!(从侧门下)
【敲门声。
许洁 来了来了。(开门)您是……
程父 (提着包裹)这是程信家吗?
许洁 是啊!
程父 哎呀呀,总算找对了,好不容易才问询着啊!(往里走)
许洁 (阻拦)哎,大爷,您是谁?您来是……
程父 我是程信他爸!我来是看我孙子的!(一眼发现画画的孩子,冲开阻拦)这就是我那大孙子吧?
修远 您是……我爷爷?
程父 是啊,大孙子!看爷爷给你带啥好吃的了?(掏包裹)
许洁 慢着!大爷,您弄错了吧?
程父 错不了——你是叫许洁对吧?
许洁 (点点头)我是许洁。
程父 那你就是我没见过面的儿媳妇喽!孩子是叫修远对吧?
修远 我叫程修远——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程父 看我大孙子多聪明啊!
许洁 可是……程信他没有父亲啊!
程父 啥?没有父亲?那他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许洁 不,我是说,他父亲不是早就过世了吗?
程父 谁说的?
许洁 程信呀!
程父 程信……他在哪里?
许洁 程信——你来!
【程信系着围裙从侧门边上边说:“啥事啊?我正刮鱼鳞呢!”一眼看见程父,顿时傻了眼……
程信 爸,啊,不……(瞥了妻子一眼,给程父使眼色)这不是大爷吗?您老怎么来了?
程父 (一愣怔)你叫我啥?大爷?
程信 是啊,(再使眼色)您不就是西院柱子兄弟他爸,咱本家的大爷吗?
程父 (旁白)儿子喊我大爷,为啥要瞒着不认我?
(唱)程信为啥不相认,
肯定是有啥隐情?
程信 (唱)老爸突然登家门,
究竟是为啥事情?
许洁 (唱)两人像在捉迷藏,
到底念得哪本经?
程父 (唱)我不妨将错就错来试探,
顺藤摸瓜找原因。
程信 (唱)我定要守口如瓶不暴露,
免得家庭闹纠纷。
许洁 (唱)我一旁见机行事细观察,
旁敲侧击探究竟。
程信 大爷,多年不见,您老还好吧?
程父 好——看咋说咧,要说当农民,如今种地不交农业税,国家还倒给补贴,这是好;要说当老子么,如今这儿子对老子可不怎么样呀!
程信 柱子对您不是还挺孝顺吗?
程父 孝顺?他都不认我了,还孝顺个啥呀!
(唱)刚出生他就没了妈,
一把屎一把尿我把他养大。
勒紧了裤腰带供他念书,
从小学到大学钱没少花。
如今他进了城,成了家,
有了工作,生了娃,
心满意足,平步青云,
倒不想再认我这没用老爸!
尘世上竟有如此不孝子,
你说说,像这样的儿子还养他干啥?
程信 (唱)羊羔跪乳知报恩,
乌鸦反哺懂报答。
动物尚且能如此,
何况为人更不差。
柱子不把您相认,
也许原因不在他。
大爷,您老消消气,柱子不认您,定有他不认的苦衷啊!
程父 啥苦衷?他不就是如今翅膀拐子硬了,自个会飞了;成家立业了,不用再给他花钱了;看我人老没用了,怕给他添累赘了……
程信 大爷,不是您想的那样,也许另有他因呢?
程父 另有他因?难道是他媳妇不让认?
许洁 不可能!
(唱)男女结合配成婚,
生儿育女衍后人。
养儿就为防备老,
孝敬老人是天伦。
儿子不把父亲认,
埋怨媳妇理不通。
程信 (不无讽刺地)谁都能像你这样通情达理呢?我可听说,当初他媳妇谈对象的前提条件,就是要求男方必须是独身一人啊!
许洁 (羞怒地)你……
程信 怎么,我说得不对吗?
许洁 对,可是作为人,最起码得有良心,是吧?
程信 是啊!
许洁 那他谈对象时说过他有父亲吗?
程信 他要说了有父亲还能成婚吗?
许洁 就是不成婚也要实事求是,不能隐瞒真相啊!
程父 对呀,难道为了娶媳妇,他就不要老爸了?
程信 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女方住在城市,出身干部家庭,只要男朋友符合独身一人的条件,父母便会陪嫁楼房、轿车,还能通过关系找到好工作……
许洁 所以他就唯恐失去这优越条件,便隐瞒了有父亲的实情对吧?
程信 他也是出于无奈呀!
许洁 什么无奈?他这样只贪图自己享乐,隐瞒实情,就是对妻子的不忠,对父亲的不孝!像这不忠不孝之人,媳妇就该跟他离婚!
程信 啥?离婚?
许洁 对!离婚!
(唱)他住楼房开轿车工作称心,
把老父亲丢乡下不闻不问。
老人家他找上门还不想认,
跟这样的无情人过得啥劲!
程父 (唱)其实他也不是不闻不问,
还经常打电话问我病情。
有时候抽时间也去看我,
谁知他有隐情两头瞒哄。
难怪我让他带媳妇和孩子回来,老是推三阻四的,原来他是怕露馅啊!这回我算是理解了,他也有他的难处啊!唉——要不是我最近觉得病情加重,怕是临死也见不上孙子的面,我也不会……不会来给他们添麻烦的……(擦眼泪)闹不好媳妇还得离婚,都怨我没能耐呀!(老泪纵横)
程信 爸——(哭喊着扑过去抱住父亲)都是儿子不孝啊!许洁,对不起,是我瞒了你,这就是我的亲爸呀!
许洁 我早就看出来了。爸,您老得的是啥病呀?
程父 心口疼,吃不进饭去……
许洁 程信,你个没良心的,都是你,咋不早说?早点带爸上大医院去看……
程信 我哪敢早说呀!
(唱)我不该只贪图自己享乐,
哄老人骗妻子隐瞒实情。
若因此爸有个三长两短,
我在这世界上还咋做人!
许洁 (唱)我不该提出了苛刻条件,
逼迫得程信他隐瞒实情。
尘世上谁没有父母双亲,
我怎能只要求独身一人!
当初,我只想着找个独身一人的对象没有累赘;如今我已为人母,才慢慢体会到,我提那个条件是多么自私啊!程信,咱知错就改,还不快去做鱼,饭后咱开车带爸看病去!
程信 是!遵命!
修远 爷爷!(扑向爷爷怀里)等您病好了带我回老家看看,好吗?
程父 好啊,爷的乖孙子!(抱起孙子亲着)
【谢幕。
(剧终)

上篇文章:夫妻(微电影剧本)
下篇文章:贴心饭(涿鹿秧歌角剧)
查看留言
用户留言
> 本周热点作品
> 近期热点作品
 站内搜索
本站部分信息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网站部分内容源自网友及商家,对相关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任何责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信息推广 | 付款方式 | 与搜鹿网对话
 涿鹿搜鹿互联网信息科技传播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地址:涿鹿县涿鹿镇人民北街西侧49号
Copyright © 2007-2019 http://Soulu365.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mailto:soulu@soulu365.com 联系电话:13171653365 15530386365 15612362365 17701301361 冀ICP备130172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