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涿鹿 > 正文

【搜鹿人物】铁甲丹心铸军魂

添加:sl003   2017/8/4 11:29:45   张家口新闻网   点击:1371

  搜鹿网讯 7月30日,搜鹿网和微搜鹿公众平台第一时间刊发《【搜鹿人物】建军90周年阅兵式上的涿鹿特种兵》后,受到了涿鹿社会各界的关注,8月4日《张家口日报》第8版“人物”专栏以《铁甲丹心铸军魂》为题,对张辉晖的阅兵故事进行了整版报道,搜鹿网和微搜鹿公众平台现予以全文转载,以飨读者。

8月4日《张家口日报》第8版“人物”专栏

  铁甲丹心铸军魂

  ——记朱日和阅兵受阅武警特警方队1号车驾驶员张辉晖

  张家口新闻网记者 段晓芳 刘利钧 通讯员 温婧

  大漠掠阵、沙场点兵、红旗漫卷、阵马风樯……730日,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式,在内蒙古朱日和训练基地圆满结束。这场气势恢宏的阅兵,指挥员、战斗员本色登场、实战练兵。甲胄在身、铁骨铮铮、铁流滚滚的一个个方阵,“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铿锵口号,瞬间燃爆无数人心底的壮志豪情,掀起为祖国自豪,向军人致敬的汹涌浪潮。

  就在全民激情澎湃中,涿鹿县城一户普通居民家中,女主人李弘再次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花盆调整了更合适的位置,沙发巾扯得平平整整,窗明几净,厨房整洁……她忙碌,不满四岁的小女儿就跟在后面跑来跑去,有时调皮捣乱,李弘就抱起她笑问:“宝宝,爸爸要回来了,爸爸叫什么名字?”每听到这个问题,女儿不管正在干什么,都能安静下来,扑闪着黑汪汪的眼睛,一本正经回答:“张辉晖。”

  张辉晖,不仅是安抚女儿的“妙方”,李弘时刻放在心上的名字,也是730日阅兵式上,武警特警方队驾驶1号车的驾驶员,更是一名参军14年,先后参加过三次大阅兵的32岁武警特种兵。

  三次阅兵 精准成就精彩

  730日上午,激昂雄壮的乐曲声中,当张辉晖挺直脊背,目光直视,稳稳驾驶着1号新式反恐突击车驶入阅兵场,驶过受阅区时,姐姐张辉娜在自己手机上截屏下这个瞬间。其实,最近距离的镜头中,也只能看到张辉晖一双眼睛。远镜头中,只能看到他所在的方队和他驾驶的“1号车”,张辉娜都用红色圈了出来。

  用这样的形式,张辉娜还保存了201593日弟弟参加阅兵式的照片。

  在那场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上,由16辆武警反恐突击车,2辆猛士引导车组成的白色战车方阵中,张辉晖第一次驾驶“1号车”。

  在装备方队中,行驶在队伍最前面的引导基准车最为关键,大家称其为“1号车”。

  张辉晖所在的武警反恐突击车方队是由武警北京总队特战大队编成。这个大队被中央军委命名为“中国武警雪豹突击队”,200212月组建后在处置突发事件、打击暴力犯罪、重大活动安全警卫等任务中屡建奇功。

  能在这一方队驾驶“1号车”,张辉晖特别高兴。他还清晰地记得,2009年第一次参加阅兵式,他所在的是武警装甲车方队,那时他驾驶10号装甲车。

  三次阅兵,从“10号”到“1号”,对张辉晖而言,改变的不仅仅是位置。

  “第一次参加阅兵,就是按部就班跟着走。”张辉晖说,“第二次虽然有了一些经验,但遇到了新问题。”

  当时,装备方队每台参阅车辆都装入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系统将车辆行驶情况与标准路线比对,得出各项指标。除了 “骑线”,还考察“等速”“卡距”“标齐”,不同位置车辆的考察课目各不相同,各课目占总成绩的比重也不同,训练时一走完路线,就自动打出“成绩单”。

  一次张辉晖得到的“打分”是86分。这让力求完美的他大吃一惊。他是全方队的头车,所有车辆必须直接或间接向他看齐,需要他行驶路线必须精准,行驶速度必须精确。

  “我的小差错,可能就会造成整个方队的大失误。”张辉晖不明白分数为什么这么低,作为一名在部队开了12年车的老驾驶员,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出这样的问题,但考核的“打分者”是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结果不会弄错,那就是自身的问题。

  对比自己曾参加过的2009年阅兵,他终于发现了问题:“那时,判断车辆是否整齐大部分凭借‘道具+目测’,比如标齐,就是在每辆车立一个标齐杆,如果标齐镜中的点、本车的点、目标车辆的点能成一条直线,就表示标齐了。而骑线,最终结果允许误差10厘米,目测根本看不出来。”

  在“北斗”系统中,这些都被“精准化”。只要行驶路线稍微歪一点儿,打出的分数可能就比别人少许多。

  张辉晖开始特别关注“骑线”。开车的时候,他时不时瞥瞥方向盘边上的屏幕,看看车开到了哪儿,如果显示出负数,就意味着骑线偏左了,就要立即进行调整。

  另一个课目“等速”也带来了挑战。整个方队速度由1号车控制。1号车快,整个方队就快,1号车慢,整个方队就慢了。以往训练只需要卡总体时间,如“10迈速度100米行驶36秒”。但在卫星面前,方队几点几分到什么位置、几分几秒头车过、几分几秒尾车过非常精确。

  就是按照被分数量化的课目,张辉晖和战友们一遍遍修正动作。付出总会有回报,最终在93日那天,他驾驶的“1号车以精准的路线和均匀的速度缓缓驶过天安门,出色完成了阅兵任务。

  2017年,再次接受训练时,张辉晖各课目依旧保持最高水准,按要求,15迈速度10024秒考核,他可以做到100米无误差,最差情况下,误差0.03秒。过硬的素质与技术也让他成为教练员,并参与主训。

  祖父影响 军旅锤炼钢铁青春

  涿鹿县南山区张辉晖家老房子的门楣上,不仅像村里其他人家那样贴着大红的福字,还挂着两块金闪闪的牌匾。

  牌匾上浓墨写着“光荣军属”四个大字。

  这四个大字,不只是因张辉晖而得。

  张辉晖的爷爷是位“老革命”,14岁参军,那时正是战火弥漫,硝烟四起的时期。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又到后来的抗美援朝战争,大大小小的战役,老人记不清自己参加过多少。在他讲的故事中,孙子、孙女知道爷爷“一双脚底板曾走遍大半个中国”。

  识字也会算数,这样的人才那时候的部队里不多有。因此,张辉晖的爷爷被分配到运输连,记账、核算、运输粮草。老人一生严谨认真。这一点,受影响最深的就属张辉晖。他是家里三个孩子中唯一的男孩儿,从小就养在爷爷身边。听革命故事,唱革命歌曲,一枚一枚数爷爷的军功章。要吃得了苦,要认真做事,要爱国家……爷爷的言传身教深深影响着张辉晖。

  “我弟小时候特别喜欢军装,过年新衣服就要绿军装、大沿帽,穿上就舍不得脱。”张辉娜回忆,“爷爷也希望他当兵去。”

  2003年,中专毕业后张辉晖没有参加工作,而是遂了自己和爷爷的心愿参军入伍。

  “别人18岁还在学校读书,他已经开始在训练场上训练。”提起弟弟,张辉娜心疼不已。

  刚成为新兵,张辉晖就光荣地成为了一名驾驶员。他明白,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驾驶员,对车辆的构造原理必须熟悉,对车辆的操作必须流畅,对发生的情况必须反应迅速处理得当。于是,在训练之余,他用仅有的空闲时间背记理论,向老班长请教。再严格的训练,他都一丝不苟执行。

  在一次训练休息空隙,战友们一起聊天,聊着聊着一位战友突然说道:“你每天那么努力,驾驶技术也那么出色,怎么不申请参加阅兵啊?”这句话一下子点醒了他。

  “我想没有一个军人不想参加阅兵。用我们的话说就是一次受阅,终身受阅!”张辉晖说,就是在那时他给自己定下了目标,当兵期间一定要去参加一次阅兵。

  2009年的国庆阅兵,张辉晖有幸成为装甲车方阵驾驶员。他深知,“请祖国检阅,请人民检阅”不是喊喊而已的口号。训练枯燥而艰苦。20来岁正青春的小伙子,再坚强,再吃得了苦,也有觉得熬不下去,想要放弃的时候。一次他给姐姐打电话,一拨通就哽咽:“姐,我快要坚持不了了……”

  “我知道他很苦很累,但也知道如果放弃,他一辈子都会留下遗憾。”张辉娜告诉记者,那一年,张辉晖瘦了40斤。

  “青春对许多人而言,是五彩斑斓、梦幻激情的。他的青春,铜浇铁铸。”张辉娜说。

  那一年,张辉晖荣获个人三等功。

  荣誉就是军人的生命,得此荣誉,他并没有骄傲,而是让一切归零,以此为新起点,更加努力。如今,14年军旅生涯,已把当初握着电话哽咽的小伙子,锤炼成为一名真正的钢铁战士。

  军功章 一半属于她

  以前,李弘也听过那首《十五的月亮》,也曾跟着哼唱:“我守在婴儿的摇篮边,你巡逻在祖国的边防线”“我孝敬父母任劳任怨,你献身祖国不惜流血汗……”那时,她未曾想过,有一天,这首歌会成为自己生活的诠释。

  2012年,李弘与张辉晖结婚。张辉晖的探亲假一年45天,最多可以分两次休。

  “当时还不怎么流行视频,只能电话联系。有时候还没说两句,就听见他那边集合号响了。”李弘说。

  2013年,李弘怀孕。那时她在一所乡村小学教书。冬天的时候路滑,不敢骑车,只能慢慢走。一次大雪,她一跤滑倒,没有路过的人,只能自己慢慢爬起,拍拍身上的雪继续走。胳膊摔伤,晚上疼得厉害,就用热毛巾敷一敷。边敷边委屈得掉泪,蒙着被子大哭了一场,第二天,生活又如常。

  张辉晖打来电话,李弘只说自己挺好,孩子也挺好。听丈夫承诺:“等你生孩子,我一定回去!”黑夜里那些蔓延滋生的委屈统统消失不见。

  妻子怀孕,一直没能陪在身边,张辉晖心里歉疚得厉害,他打定主意一定要好好伺候妻子坐月子。可回家不到一周,有任务,他食言了。

  再休假回家,孩子已6个多月,看着软软蠕蠕的女儿,张辉晖心里软得一塌糊涂。他好想抱抱那个小小的人儿,可孩子一看见他就哭。

  那次返部队后再休假已经是2014年春节,女儿一岁多,只认识墙上照片里的爸爸,不认识眼前这个人。没过完正月十五,他执行任务,假又一次没休完。

  2015年,他一直在集训,直到9月之后才休假探亲。那天,知道他要到家,李弘把女儿打扮得漂漂亮亮,对她说:“咱们去接爸爸!”两岁的女儿开心极了,一路念叨着要见爸爸。可见到后,不认识,张辉晖伸手想去抱她,她后退,张辉晖往前,她再退……

  李弘知道,女儿其实特别想爸爸。她牢牢记着爸爸的名字,她每天都会看爸爸的照片。

  一次,小朋友说我有妈妈,她也说我有妈妈。小朋友说我有爸爸,她想了想说:“我爸爸叫张辉晖。”

  这些,张辉晖知道,可,他是一个兵……

  2015年,他趁着休假和妻子一起去看房、买房。“也只是看了看模型。”李弘无奈地说。之后李弘把孩子送到自己母亲家,揽起了装修所有的事儿。

  2016年,张辉晖回家过年,李弘带他看自己的装修成果,一开门,看着一切齐备,照片挂好、盆栽都已摆好的屋子,张辉晖说:“这就是咱们家呀!”一句话,李弘泪流满面……

  “军功章呵,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这句话,张辉晖最想对妻子说。

  相关链接:

  【搜鹿人物】建军90周年阅兵式上的涿鹿特种兵

 

搜鹿资讯采编团队期待你的闪亮加盟!QQ群:102062709

 

>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资讯搜索

关键字:   
本站部分信息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网站部分内容源自网友及商家,对相关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任何责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信息推广 | 付款方式 | 与搜鹿网对话
 涿鹿搜鹿互联网信息科技传播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地址:涿鹿县涿鹿镇人民北街西侧49号
Copyright © 2007-2021 http://Soulu365.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mailto:soulu@soulu365.com 联系电话:13171653365 15530386365 15612362365 17701301361 冀ICP备13017213号